首页 - 天辰科技 - “该死而不死”,还是“确不该死”?——简评广西“百香果女孩”遇害案之二审改判

“该死而不死”,还是“确不该死”?——简评广西“百香果女孩”遇害案之二审改判

发布时间:2020-05-11  分类:天辰科技  作者:dadiao  浏览:4459

“该死而不死”,还是“确不该死”?——简评广西“百香果女孩”遇害案之二审改判2020-05-11 14:31:23 “该死但不死”还是“真的不死”?——广西“西番莲”谋杀案二审改判简评2020-05-11 14:16:37@



转载作者及出处@

2018年10月,广西灵山一名10岁女孩在销售百香果回家的路上被同村的杨强奸致死。今年5月7日,红星新闻从杨的家人处获悉,3月25日,广西壮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二审法院撤销了一审法院关于杨犯强奸罪、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的判决。杨因强奸罪被判处死刑,缓刑两年,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减刑。

二审法院认为,杨的父亲劝杨陪他到公安机关自首,并在他自首后放弃犯罪事实。杨的自首在侦破此案中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杨被依法判处死刑,但不应立即执行,减刑应受到限制。该案件被媒体披露,并很快引起了激烈的公众舆论。在这场热烈的讨论中,声音最大的是杨的"死而无死"论。因此,对于死亡和永生背后的“黑幕”的猜测也激增,甚至质疑和辱骂法律和法官。“法官收到钱了吗”、“杨花钱买命了吗”、“法官到底懂不懂法律”,甚至有人说“好例子,* *只是随便投降和杀人”(虽然很愤怒,但显然舆论反应激烈)。

当然,我还是要先解释一下,所谓缓刑和限制减刑。最终,“基本”是救人一命,没有一些网民理解并在两年后死去的“表面意义”。所谓有限减刑,是指“对于故意* *、强奸、抢劫、绑架、放火、爆炸、投放危险物品或者有组织的暴力犯罪,人民法院可以根据犯罪情节,同时决定对判处死刑缓期执行的累犯和判处死刑缓期执行的犯罪分子限制减刑。”用通俗的话说,死刑太重,而死刑太轻,所以增加了一个套索来限制减刑。

那么回到本案,二审立即将死刑改判为死刑。它能经得起推敲吗?从律师有限的刑事处理经验、他们对刑事司法审判规则的理解以及司法实践的一致性来看,这次修改确实有点“不正常”。

虽然律师无法查阅整个案件档案,但他不知道案件的全部事实。如果现有媒体披露的信息是真实的,即改判取决于二审法院考虑和评估“自首”对案件的侦查效果,并且仅仅是因为这个原因,那么律师认为仅仅基于这个原因的改判过于“单薄”。诚然,法律规定,自首可以从轻或减轻处罚,如果罪行较轻,甚至可以免除处罚。然而,在具体的强奸案件中,虽然死刑不是首要考虑的因素,但在本案的犯罪情节中,它包括了“轻微”、“致人死亡”、“残忍手段”和“犯罪后抛尸”等因素。在司法实践中,死刑可能更符合死刑标准,而自首保护生命的“减刑”效果显然不可能发挥更大的作用。然而,现在情况并非如此。

投降成了“救命”的稻草。广西“西番莲姑娘”被谋杀也不是什么“新鲜事”。以前发生过。与广西灵山“西番莲姑娘”谋杀案相似,笔者在《刑事审判参考》第50集发现“阎新华故意* *案”第393号和“赵故意* *案”第476号。在这两个案例中,都有投降和拯救生命的案例。让我们关注前者。在严新华案中,北京高等法院还在二审中将严新华减刑为基于自首的死刑。

但相比之下,严新华的案子更合理,也更容易理解,因为他自首并减刑。严新华因盗窃罪被逮捕后,如实供述了司法机关“未掌握”的故意* *两个犯罪事实,构成了自首的既遂。显而易见,颜新华自首的剩余犯罪具有重大的侦破价值,反映了故意犯罪的变化

然而,不可避免的是,在两种情况的比较中仍然存在一些“不平等”。严新华案发生在2004年,但10多年后的今天,面对最高司法机关对适用死刑逐渐采取的“审慎”态度,当年未能“杀死”严新华,确实是基于自首的作用。“杀”杨的失败可能并不完全是基于自首。

从网上流传的一些二审判决的截图来看,这种猜测确实会引起怀疑。在二审法院的判决中,在评论修改的理由时,它使用了“仅根据案件的具体情况,如牟阳的自首”。没有发现"如案件的具体情况"的后缀,至少可以作出两种猜测:第一,案件可能不是唯一的要素投降;第二,如果司法机关打算为案件的判决留有余地,在许多目前已经平反的不公正、虚假和错案中,经常使用“案件的具体情况”这一表述。

有些人可能会说,事实上,广西最高法院确实认为立即执行死刑是不合适的,它完全可以将死刑改判为缓刑的“负担”丢给最高司法机关。然而,现在二审判决已经下达,要承担的“重担”还需要挑.因此,面对先前的怀疑(这可能被认为是“恶意的”),提交人还期望二审法院修改判决,做一些解释工作,并回应社会关切。这也是借案例普及法律知识的有效方式。

因此,面对广西灵山发生的强奸致死案,二审法官可能有足够的理由减刑,但公众强烈抗议的原因可能仍然在于隐约可见的“为自己的生命付出代价”的简单司法理念,这与我国刑事司法中“少杀慎杀”和“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所产生的个案价值相冲突。

你如何解决它?这可能仍然是一个不同意见的问题,但没有人能说服任何人……”广西“西番莲姑娘”被残酷地迫害,她的年轻生命因罪恶而逝去,这真是令人震惊。作为一名刑事律师,虽然我不主张在我国现阶段完全废除死刑,但仍然没有“停止争端”的标准,也很难达到在个别案件中适用死刑的“统一意见”的社会效果。

惩罚与辩护方法

转载合作与咨询请联系个人微信:13567180846

天辰微博:易辨栗鹏宋律师

标签:     作者:dadiao | 分类:└科技 | 浏览:8 | 评论:0